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侯马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1 14:02:31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侯马白癜风医院,涿鹿白癜风医院,石渠白癜风医院,黑龙江治白癜风的方法,富宁白癜风医院,永德白癜风医院,新丰白癜风医院

原标题:民资首次控股中国高铁,郭广昌为啥否认“狼羊猜想”

不久之前,有歪果仁把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评为中国“新四大发明”。网络时代的中国,正再次以聪明才智向世界呈现崭新的生活方式和高标准的生活质量。

大江东工作室的东姐注意到,“新四大发明”,除了高铁外,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的“发明者”都是民企,其孕育源自纯正的市场基因。然而,事情正在起变化,从上周一条269公里的新建高铁开始,“铁老大”的市场化改革也骤然加速。

杭绍台铁路PPP项目签约仪式。 徐海兵摄

“新四大发明”最后的民资禁区,也向民企洞开啦?为啥呢?

9月11日,由复星集团牵头的民营资本联合体与浙江省政府签约杭绍台铁路PPP项目,中国首条民营控股高铁正式落地,打破长期以来铁路建设领域民营社会资本看得到进不去的投资“玻璃门”,中国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迈入新阶段。

杭绍台铁路从杭州东站出发,经绍兴到达台州,共设9个站,其中6个站为新建,“将经过新昌、嵊州、天台等三个‘无铁县’,建成后到杭州的车程都是半小时。”浙江省发改委副主任徐幸说:“作为浙江打造大湾区的主要通道,它将填补杭州都市圈与温台城市圈之间的路网空白,加快融入长江经济带,助力‘一带一路’倡议,带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和旅游资源开发。”

浙江省发改委主任李学忠介绍,浙江将在行政审批制度、投融资机制、回报机制、经营管理体制四个方面争创PPP的示范作用。作为破冰之举,杭绍台铁路PPP项目将作为社会资本投资铁路建设的样板工程,在探索中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上海铁路局局长侯文玉表示,深化铁路投融资改革,吸引社会资本进入,创新铁路建设发展模式,都有深远的示范效应。民营联合体牵头人、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称,“杭绍台高铁就是中国将改革进行到底的最好案例。”

被各方高光关注的这条高铁,民营控股缘由何在?高铁里程稳居世界第一的中国,民资会带来哪些实质性的行业改变?

破天荒,靠各方点赞支持,首条民营控股高铁这样“解锁”

杭绍台高铁线路示意图。

时针拨回2015年12月,国家发改委推出全国首批8个社会资本投资铁路的示范项目,杭绍台铁路PPP项目(Public—Private—Partnership,是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建设公共基础设施的项目运作模式)在列。

浙江每年有近1万亿基础设施投资,光交通这块就1000亿,全靠政府财政难以为继。徐幸坦言,省政府一直要求把优质民间资本引进基础设施。“基础设施,铁路是重中之重,引进民资大大缓解政府财政压力,又为投融资机制提供样板。浙江民营经济投入与管理实力雄厚,这条路探索成功,对全国铁路建设有重要贡献。”

作为复星集团唯一的PPP投资平台,星景资本是八家联合体成员企业之一,负责杭绍台高铁项目。复星集团总裁助理,星景创始合伙人、CEO温晓东告诉东姐:“最初方案都是民资相对控股,民资绝对控股的思路是浙江省政府在2016年6月才提出。这是很大突破!”

李学忠介绍,杭绍台项目采用竞争性磋商方式遴选民间资本:“史无前例,难度大、情况复杂,我们组织开展了多轮座谈调研,摸清了大家的担心以及回报和预期诉求。”

最终签署的投资合同中,项目总投资约409亿元,项目资本金为总投资的30%,资本金以外的资金缺口由项目公司融资解决。项目公司股权结构突出民营社会资本绝对控股地位,占股51%;中国铁路总公司占股15%,浙江省和沿线绍兴市、台州市按4:6比例持股,其中省政府占比13.6%,绍兴和台州分别占股10.2%。

“引入民营资本的最大好处,就是能把这条路快速建成,这也是我们地方上最朴素的愿望。”作为直接受益者,台州市政府是最积极主动的推动者。该市发改委主任颜士平说:“高铁靠地方财政肯定捉襟见肘。现在,地方政府只要拿出少部分钱,项目就可以启动,温台城市群融入杭州一小时交通圈的时间表大大提前。”

大规模、长周期,民资入铁还控股,究竟图个啥

绍兴新昌的万丰奥特是民营联合体成员之一。山区小县交通不便,掣肘了新昌企业发展。万丰奥特集团董事局主席陈爱莲是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三年前就呼吁结束嵊州、新昌、天台等地无铁路历史,连续两年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加快杭绍台铁路议案,并表达了联合沿线企业为项目出资的意愿。

“项目终于落地了,这是造福百姓、造福后代的工程,我们当仁不让。投资高铁符合集团大交通发展战略,也是民企的社会责任和家国情怀所在。”陈爱莲说。

八家联合体成员企业集体亮相。徐海东 摄

同为“浙江人”,郭广昌认为,地方政府和铁路总局的支持,肯定不仅是看中民资的钱,“背后是希望充分发挥民间资本的机制优势、效率优势,整合包括民资在内的社会各方面资源,共同将事做好、做精、做细。”他认为,通过PPP项目引入民间资本,不仅能让铁路的组织方式、开发模式多元化,更可以探索用商业化的手段来做公用事业,结合民资的整合能力,让配置资源更加科学高效,让客户和老百姓都受益。

“高铁本身投资回报可能不高,但对复星来说,却是长期稳定的资产配置方式,民资控股的思路,和星景‘轨道交通+产业’的战略规划非常契合。”温晓东解释。

“复星产业布局多元,在物流、健康、地产、商业、互联网等领域都有丰富的可嫁接资源,在高铁领域可以用全产业链优势服务浙江。”温晓东说,“铁路项目投资巨大,公益性强,单靠使用者付费无法平衡投资与长期运营成本,对地方政府财政补贴有很强的依赖性。而我们主导的‘轨道交通+PPP+产业’模式,可以获取轨道交通外溢收益,提高当地财政收入,减少财政补贴压力,形成良性循环,多赢!”

面对“铁老大”,民企怕吗?郭广昌笑称,民资与国企是相得益彰好伙伴

随着正式签约,一个由投资各方共同组建的项目公司正紧锣密鼓筹办,力争年底全线开工。

东姐注意到,民资参与铁路建设早有先例,同样出现在浙江,如衢常铁路、金丽温铁路等,但最后民资都黯然退出。杭绍台项目会不会重蹈覆辙?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城建处处长柴贤龙说,之前社会资本参与是简单的股权合作方式,在话语权、回报机制设计等有所欠缺,难怪民资缺乏信心。“这次杭绍台高铁的PPP方案设计,非常注重对未来铁路市场风险的研究,在政府和社会资本共担风险这块提出很多方案,确保对民资的吸引力。”

李学忠也介绍,杭绍台项目合作期限34年,其中建设期4年,运营期30年。项目公司负责融资、建设、运营和维护,并拥有相关资产所有权。合作期满,项目设施无偿移交政府方。

“在实施方案确定的合作边界条件下,通过与社会投资人磋商,竞争性确定补贴金额,同时约定融资利率、超额收入等回报的基础。”李学忠说,社会投资人的回报机制为“运营收入+可行性缺口补贴”,作为市场化主体,项目公司自主经营、自主决策、自负盈亏,自主依法决定建设管理方式和运输管理方式。政府与社会资本双方风险分担、利益共享。

“项目回报风险并不是我们担心的。”温晓东说,既然是“破冰之举”,“面对几十年传统的铁路运营政策、方式、方法,有大量消化和优化工作要做,肯定会碰到各种困难。在具体经营上,线路运营、质量安全怎么保障,都是全新挑战。”

从这份兴高采烈的“号外”,不难看出民企入铁的自豪。

有人担心,在“巨无霸”国企面前,民资介入不过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还有人则认为高铁领域的“狼”真的来了。面对媒体,郭广昌否认了外界的“狼羊猜想”,他说,民资和国企应该是共赢关系,是相得益彰的好伙伴。

东姐了解到,以杭绍台项目为契机,复星正积极论证铁路投资业务,和中国铁路总公司紧密合作,积极整合相关资源,深度参与中国铁路交通大改革。理顺政府、铁总公司和市场关系之后,让民营联合体信心满满的杭绍台高铁,或将成为中国铁路混改的现实样本。(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作室 励漪)

作者:励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京治疗白癜风哪个医院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