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洛扎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8 11:57:4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洛扎白癜风医院,江西白癜风好治疗吗,湖南女性白癜风,江苏能不能治好白癜风,云南怎么治愈白癜风,磐石白癜风医院,山西能治白癜风的论坛

原标题:相亲的那个男人“还不错”

本文来自豆瓣网友: 常小宝

关注微信公众号“每日豆瓣”,回复“今晚我有空”,看看大家晚上都在看什么。

1

咖啡店里播放着李宗盛的《山丘》,浑厚又沧桑的声音诉说着一个老男人的过往。平日里顾希挺喜欢听这首歌,但是现在,她没心情听歌,用勺子搅动着半杯咖啡。对面的那个人,还在喋喋不休。

他穿着紫红色的西装,胸前的口袋里装有淡蓝色的手帕,穿棕色与白色混合的系带皮鞋,在这个初春的周末,显得与这一整条商业街的时尚气息都格格不入。他像一个滑稽的小丑匆匆穿上刻板的外套,却错把颜色搭配得刺眼出格,他是本身就这么与审美无缘,还是过分在意了这一次相亲?对于顾希来说,她当然希望是后者。

“我那个房子离海可近了,就两站路,要是天气好,完全可以溜达着去。我的窗户打开就能闻到海风呢。”

顾希迅速在脑海里大约标出了房子的位置,在这个城市,房价最贵的地方就是海边了。距离海两站地的位置她已经大概有数,那个地段的房价至少2万一平,刚才他说房子多少平来着,哦,130平,够了够了,就算以后有了孩子也已经够了。唉,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只是相亲而已,而已!明明对他不是特别满意,怎么盘算起人家的房子来了。

“你装修花了多少钱啊?”明知道有一点不礼貌,顾希还是开口问了。之后她又自我安慰,房子的事也不是我先提起的,是他自己先说的,问问也无妨吧。

“30来万吧。”

“这么贵?”

“已经尽量压缩了,我父母完全听我的意见,按照地中海风格装修的,我的房间里有一张琉璃海星装饰的床,可漂亮了。”

“所以……这房子是你和你父母一起住的啊?”

“对啊,我父母的房子卖掉了才添钱买的这一栋新房子,我们当然要在一起了。”

“哦,那以后结婚的话……”

“结婚也住一起啊,房子那么大,住得开。”

“哦……”

顾希突然没了说话的欲望,低头搅动着咖啡,礼貌性地报以微笑,挪了挪屁股,坐过的地方已经温热了,看来在这里坐了太久了,应该起身告别了。可对方兴趣丝毫不减,还在兴奋地说着。

顾希的内心有点怪给她介绍对象的朋友,情况也不问问清楚,早知道以后要和他的父母生活在一起,她连看都不会看的。可说来说去也怪不到人家头上。

进入30岁以后,家里开始着急,顾希自己也急,可这种事儿不是急就能有的。家人和朋友都劝她开拓一下交际圈儿,别老在自己窝前儿转悠了。顾希的妈妈早就豁出一张老脸,逢人就托付,尽快给她闺女介绍个人,什么人都行,离婚了的也行,这边鼓动顾希出去相亲,管它成不成呢,去了总比不去强,说不定去了就看对眼儿了。顾希嘴上埋怨母亲干涉自己的私事,内心也一天天地觉出了苦涩。20来岁的时候还有一帮朋友成天的上蹿下跳,自从进入30岁,身边的朋友一个个地早就步入婚姻,似乎是一夜之间,她就落了单。再说,年纪一大,对于感情也渐渐看重起来,过去那种“爱情算什么,不如潇洒过一生”的想法越来越发现是一种幼稚与肤浅。她真的想恋爱了,想和一个人过日子,就连她的身体也在一个个夜晚诚实地向她祈求:“赶紧找个爷们吧,你看看你浪费了多少良辰美景。”

所以当顾希的母亲的同学的女儿说她有个朋友还没结婚,是男性的时候,顾希她妈就像魔怔了一样连钥匙都忘记了拿直奔顾希的公寓。虽说两个老姐们是同学,有几十年的交情,可姐们的女儿,顾希她妈只见过一次,只记得是一位身材高大,性格爽朗的姑娘,27岁就结婚了。这一点挺让顾希她妈心里别扭的,老同学的闺女明显没有我闺女漂亮,皮肤也黑,怎么人家就能嫁出去呢?嫁得还不错,那小伙子挺帅的,比老同学的闺女强多了。那次婚礼,顾希她妈没让顾希跟着去,她一句话就把顾希顶南墙上了:“你去干什么?人家27岁,结婚了,你呢?30了,人影儿都见不着,别去给我丢人!”

嫉妒归嫉妒,正事儿得办,婚礼上老同学的女儿得知顾希还没有男朋友,爽朗的性格暴露无遗,拍着胸脯说这事儿包在她身上了。没想到这老同学的闺女真办事儿,这才一个来月过去,真的给找到了一个。

“你去不去?不去以后别回家,别叫我‘妈’!”

其实顾希她妈完全不必这么强势,在谈恋爱这件事上,顾希认栽了,也许“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句话不适合她,她就得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还不见得在灯火阑珊处呢。通过电话,顾希与妈妈的老同学的女儿珊珊联系上了。她告诉了她约会的时间和地点。现在的媒人都这样,只负责牵线,多余的话不说,两个人坐下来自己谈。

如果是自己的挚友,也许就会清清楚楚了解了对方的情况,觉得合适了才会介绍给自己。顾希看着眼前的男人,在心里哀叹着。不过她猛然想起来一个问题,这么多年过去,并没有哪个挚友给自己介绍过对象啊。看来大家都在避讳这个话题。也是,介绍成了好说,不成呢,落埋怨,越是关系好,越容易在这种事情上起误会,可能因为这样,身边的好朋友没有一个给她介绍过对象。想来想去觉着有点委屈,就算不成又怎么了,就算介绍过后自己会抱怨几句又怎么了,是真朋友,总会互相谅解的。他们嘴上说着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其实有些时候,真要办点什么事,还不如陌生人。

“你知道吗?我们家把房子卖了之后,搬走的前一天晚上,我干了一件大事。”

这男人显然是自嗨型的,在顾希陷入深思的这段时间,他一直没停嘴。顾希整理了一下思绪,礼貌性地勉强笑笑:“什么大事啊?”

“我家的老房子本来可以卖58万的,对方一看我们着急卖房,便反悔了,非要我们降一万,最后我们交涉了好几次,以57万5000块的价格卖了。搬走前一天晚上我弄了一大桶粪水,里面又倒上了墨,泼了一墙。哼,我叫他不给我那5000块,花钱刷墙吧!”

一股反胃的感觉涌到胸口,顾希实在装不下去了。

看来这次相亲是失败了,母亲还等在公寓里,想想就头疼。顾希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咖啡店,一个人在商业街漫无目的走着。

突然后面一个人追上来,是他。“顾希,你手机落了。”

顾希这才发现,自己走得太匆忙,手机忘了带。

“让我送你吧,天就要黑了。”

“……好吧。”

2

顾希她妈站在阳台,看见顾希从一辆车里出来,乐得不行。有人送她回家,看来有希望。

回到家她一个劲儿问东问西,顾希知道,如果不给她妈一个有幻想的开放式结局,她妈是不会很快从她的公寓离开的,而她已经一身疲惫,很需要立刻躺在床上歇一会儿。她跟她妈说:“再看看吧,现在还不确定。”她妈很喜欢这个回答,拎着包走了。

顾希瘫在床上,脑袋嗡嗡作响,失败的号角就在耳边吹个不停。她感叹自己的心怎么越来越脆弱了。曾经谈恋爱像吃口香糖一样不喜欢就吐了,现在怎么相个亲不成功都想哭?人生为什么越来越没希望?或者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她想了一下那个男人,其实也不是一无是处,他往墙上泼粪水是过分了点,可也是别人过分在先,他热情地聊天儿,说明很乐天,很单纯,他明明看出来她并不怎么热情,还把手机送给了她,并且坚持送她回家,还算正直。这么一想,也许真的值得再看看?

顾希原本坚持的心左右摇摆了。

生活终于有了一丝丝变化,顾希把微信提醒的铃声设置成了机器猫动画片里的片段,她很喜欢机器猫,每当这声音响起,她总是会格外开心。以前没有把它设置成铃声是因为她的手机万年不响,摆在那里像是对单身大龄女青年的无声奚落。近来手机总是发出声音,有一个人在里面召唤着她,关心着她。

这个人就是他。

她庆幸自己没有武断地把他删除,也有一点点感激他并没有因为那次不冷不热的见面知难而退。他几乎每天都会发几条微信,有时候是问候,有时候是几个小幽默的段子。她觉得在微信里,他可爱多了。他的头像是一片深蓝色的大海,深邃得可以任她把他想象成任何一个沉稳、温柔的男人,他在微信里说的话并不夸张,并且充满温情,连标点符号里都有着一种隐秘的对于她的追逐,她很受用这样的陪伴。其实他们只见过一面,顾希已经不太记得他的面容,而每一天的微信交流让他原本那张脸更加模糊了。慢慢的,顾希开始在夜里勾画着一个男人的身影,他揽着自己入怀,亲吻着自己的耳窝,充满温情地与自己做爱,动作中充满激烈,言语里却尽是含蓄……

顾希决定,与他再次见面,需要一个合适并且不突兀的理由。

真是天助她也,电脑就在这个时候坏掉了。

只见了一次面就邀男人回家显得不太矜持,顾希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过电脑是真真正正当机了,她又是一个电脑白痴。在连续给三个好友打过电话之后,她一气之下给他发了微信。

她不明白为什么朋友结了婚之后好像都忙碌了起来,忙到,连给她修修电脑都没空。还有一个好友跟她说:“送到维修部呗。”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她自己搬得动机箱吗?别以为我找不到人,有什么了不起,她给他发了微信,之后盘腿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不到3分钟,微信就响了。

他说好。

她的心咯噔一下,突然有一点点小兴奋。

3

他们约在周末的下午,他买了一束玫瑰,还有很多女生喜欢的小零食,大包小卷儿地站在门口。

她挺开心的,虽然并不喜欢红玫瑰,也不怎么吃零食,但是他这么有心,这个情她领了,她把他让进屋里,让他坐在沙发上,又去泡咖啡。

公寓当然在他来之前经过了一番收拾。这只是一个过渡性的单身公寓,一进门就是一个长筒形的大房间,厨房也是开放式的,屋子里摆上了床和沙发就显得有一点拥挤,也没有什么功能分区,但是顾希布置得还算是温馨,她本来就是一个爱干净的女孩子。沙发铺上了淡蓝色格子的薄毯,地板好好擦了一遍,床单也换了,换成了米色格子的。她一次次在内心跟自己说,只是修个电脑,顶多聊聊天,不会发生什么的,也不想,也不能。可还是换上了新的床单,并且在他敲门的前十分钟,换了一套内衣。

刚开门的时候,顾希的内心是有一点点失望的,因为再一次看见他的脸,他的紫红色的西服,有关于第一次约会的种种不适都跑了回来,而长期在脑海里勾画着的那个在微信里跟她谈情说爱的男人却渐行渐远。不过他的玫瑰和小零食很及时平复了顾希落空的内心。她不断安慰自己,其实还不错的,还可以的,其实只要他的鼻子再稍稍挺一点点,就会帅很多了。其实他只要不再穿这件紫红色的西服,形象完全可以提升几个档次,以后可以慢慢教他。

好在他的热情和幽默与微信里面的差别不大,很快他们开心地聊了起来。顾希与上一次判若两人的热情也让他自在了许多,房间里多了笑声。

电脑的问题并不大,需要重做系统,他说:“就知道女孩子不会准备系统盘,所以自备了。”

顾希感受到了身边儿有一个男人的那种安全与踏实。

“就他吧,就他吧。”耳边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在跟顾希说。不要再考虑了,不要再考察了,人性经不起掂量,爱情有时就是一笔糊涂账,除非嫁一个亿万富翁,否则其实嫁给哪个男人都差不多。他已经挺好的了。是的,确实还不够“好”,但“挺好的”就可以了,都30岁了,还要求什么呢?和他父母一起住就一起住吧,以后有了孩子也有人照看,实在不习惯,房子的事以后也可以解决……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顾希的手上,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的心里一紧。拉个手没什么,可毕竟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一个人牵手了。他说电脑已经修好了,她可以试试看。说着,他把她抱到自己的胸前,让顾希坐在腿上,双手从背后环绕着她,他的左手握着她的左手,右手握着她的右手。

那崭新的格子床单似乎正在向顾希招手,并发出一种类似于嘲笑的表情。看看,你还是忍不住了吧?闷骚的大龄女青年。顾希不想再这样下去,却挣脱不开。其实她并没有多努力地挣扎,便倒在了他的怀里。他没有过多地欣赏顾希的那套最贵的蕾丝内衣,也并没有过分粗暴,他似乎很会调情,慢慢地一个扣子一个扣子解开,看着她脸颊绯红,呼吸渐渐急促,顾希几次向征性地阻挡他的手,却在他的手落在自己胸脯上的时候发出了一丝沉沉的呻吟。所有的伪装都没有用了,她的身体已经出卖了她自己。配合着他的一次次挑逗,顾希彻底沦陷了。

顾希终于明白了,其实她才是最虚伪的那一个,其实她根本不需要一个多么好多么好的男人,其实只要一个差不多的男人就可以了。其实她的要求一点也不高,其实她真的寂寞了太久了。

她所担心的并没有发生,他并没有看轻她,他足够温存的在激情之后抱着她亲吻了她,并继续陪着她聊天,而不是睡过去或者穿上衣服走人。

她的内心有一种感动,他的鼻梁高不高和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很在意自己,很喜欢自己,她决定放弃先前那种过分现实的算计,并且对于先前的自己有了些许鄙视,这才是爱情不是吗?天雷勾地火不就是这样的吗?

他们一直躺在床上,傍晚的时候两个人都不饿,他又要了她一次。很快到了晚上9点,他们第三次做爱,之后他表示要离开了。

顾希没有强迫他留宿,毕竟他们才第一次这样,彼此都没有心理准备,他已经陪了她够久的了。他应该回家了。

4

“到家了吗?”估计了一个差不多的时间,顾希给他发了一条微信。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给他发微信。

“到了,晚安。”

本想再说些什么,可“晚安”两个字似乎是在提醒顾希,累了,不说了。顾希也就回复了“晚安。”微信那头已是空白。

是该好好睡一觉了,可她怎么也睡不着。她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有一点过分了。这个过分不是指对他,是指对自己。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确定是否要和他在一起,怎么就在一起了呢?她觉得似乎背后有一只手在推着她往前走,她犹犹豫豫地就这样走到了这里。

以后会怎么样呢?会恋爱会结婚吗?强大的思绪像漩涡一样越来越大,越来越深,转动着摇晃着顾希的脑袋,她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早晨的闹钟响了很久,顾希才醒来,匆匆忙忙收拾了一下去上班,乘坐地铁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每天早晨的问候微信今天没有来。他也睡过头了?或者是忘了?还是……正在担心呢,微信响了,他问候顾希“睡得好吗?今天下了班干什么?”

他们开始频繁地约会,不过,顾希总是感到有一点奇怪,每次约会的地点都在她家。不管是在外面吃了饭还是买了东西回家吃,或者是看过一场电影,最终的地点总是在顾希家,活动的内容也总是上床做爱。他们已经尝试了各种体位,顾希是非常满足的,频繁的性爱似乎已经把这几年来单身的空缺全部填满了。可后来顾希开始厌倦了,难道情侣之间就没有什么别的事可做了吗?她常常想起过往,曾经恋爱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那距离她的现在已经太遥远了,模模糊糊的,但总归不是总在床上。

有一天顾希呆坐在家里,突然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们从来也没有正式地说过开始谈恋爱啊。

她是他的女朋友吗?他是她的男朋友吗?

应该是吧。

为什么心底的答案这样不确定?顾希慌了,拿起手机就打了过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啊。”

“我是你的女朋友吗?”

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之后是爽朗的笑声:“你说呢?”

“为什么要我说,我要你说,我是你的女朋友吗?”

“当然是啊。”

“可是你的生活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啊。”

“谁说没有,我的腰可酸着呢。”

“严肃点行不行,我是说从你的微信、微博来看,根本没有恋爱的痕迹,你从来没有正式跟我说过。”

“宝贝,我很少发朋友圈的啊,并且我觉得恋爱这件事没必要宣布吧。”

“哎呀,我不管,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说不好,总之就是我觉得有一点点不对劲,我觉得我们不像是谈恋爱,你要问我为什么这么想,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觉得应该正式一点。”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宣布,行吗?”

晚上,顾希在他的微博里看到了一条更新。上面写着“兜兜转转找到了你,让我学会了珍惜。”下面配了一张教堂的图片。

顾希本来挺开心的,可很快又陷入了纠结中。这句话,看上去像是恋爱的宣布,但也可以说不是,像一句抄来的不痛不痒的鸡汤。不明就里的人并不能凭这一句话就断定他恋爱了。就算能看出他恋爱了,可那个恋爱的对象,并没有准确到她头上,看上去,他还是和她无关的。另外这张图片,是一个教堂,顾希当然愿意把它理解成结婚的教堂,可这是因为自己是当事人,自己愿意这样去想。而吃瓜群众完全可以把它理解成发微博者内心虔诚的一种表现,这什么也说明不了。

也许是自己多虑了吧,爱情这种事确实也不不太可能按部就班,自己怎么不自信了呢?

5

“能带我去你家看看吗?总是你来我家,我还想看看你那张琉璃海星装饰的床呢。”

交往了三个月之后,顾希决定采取“进攻”手段。她觉得自己的心思很巧妙。侧面地提出想去他家看看,如果他爽快地同意,那么他们的关系确实是稳固的恋爱关系,并且会朝着结婚的方向发展。他和父母住在一起,不会轻易带女孩子回家,一旦带了,就等于向父母宣告,自己恋爱了。另外她也可以趁机拜访他的父母,先探探虚实,看看对方是不是传说中的恶婆婆,早做打算。如果他表现出推脱的意思,那就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根本什么都不是,说好听了是还不确定,说难听点就是炮友。她应该理智点了,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下去。

“好啊,我正想带你去看看呢。”他没有丝毫犹豫。

“你父母喜欢吃什么啊?我不能空手去啊。”他的果断让顾希心里很欢喜。

“哦,别那么客气,什么都不用,你人去了就行了。”

“那不行,我不能没礼貌,你要是不说我可就随便买了哈。”

“你看着办吧。”

去他家的那天,顾希精心收拾了一下自己,穿了大方得体的连衣裙,画着淡淡的妆,在超市里买了包装精美的糕点和烧酒。他如约出现在她面前,带着她直奔距离海两站地的房子。她的心有一点兴奋也有一点不安,他家会是什么样子呢?他们会喜欢自己吗?她将来会是那个房子的女主人吗?

到了门口,他没敲门,拿出钥匙。

屋里空空的,他妈不在,他爸也不在。

顾希愣愣地站在客厅,“你爸妈呢?”

“哦,他们今天去我大姨家了,有点事。”

“你没跟他们说今天我会来吗?”

“哦……唉,我怕你觉得不习惯,放不开,咱俩在家多好啊,也没人约束你,你想坐就坐,想躺就躺。”

“可是我不是还问了你他们喜欢吃什么吗?你看看我还特意去超市买了一堆东西。”顾希有些不高兴了。

“你也没跟我明说是要来看他们啊,你不是说来看看房子吗?”

顾希的心里堵得难受,是的,她说得没错,自己确实没有明说要拜见他的父母,她是想试探他,又不想失去女孩子的矜持和优越感,毕竟见家长这件事应该由男方先提出来。他总也不提,顾希忍不下去了,想出这个一个主意,很显然,她的小心机被他看穿了。

“来啊,带你看看我的房间。”

顾希讪讪地走进去,那确实是一个漂亮的房间,有大大的窗,打开以后真的能闻到海风,地中海风格的装修让整间屋子看起来舒适大气。尤其是那张用琉璃海星装饰的床,很美,很特别。他揽过顾希坐在床上,顺势压倒了她,双手在她身上摩挲着,“想不想试试这张床?”他去解顾希连衣裙背后的拉链。

顾希猛地坐了起来,“除了这个你就不想做点别的吗?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

不管这个房子多么漂亮,不管他的情话多好听,顾希一分钟也待不下去,她说自己有一点不舒服,转身离开了。她关上了房门,匆匆下楼,站在楼下平复着心情。她以为他会追下来,他没有。

那一晚,她又失眠了,眼泪流啊流的,她觉得他是故意的,故意不让她见他的父母,这样看来他对于自己并不确定。可内心却有另一个声音在说着,也许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明明自己做得也不那么光明磊落,怀有一点点小心思。

她以为他们不过是闹了一点点小别扭,她觉得他有一点小气,这个时候男人应该哄哄女孩。第二天,一整天都没有他的微信。她有一些生气,决定不理他,除非他跟自己道歉。可第三天,第四天,微信还是没有来,他也没有出现。

6

“你们处得怎么样了?差不多就结婚吧。”周末顾希她妈来访,说是来给她送点亲手做的红烧排骨,顾希知道,她妈从不关心她吃什么,关心的是她和那个男人的关系。这正是她此刻最不想面对的问题。她没有答案,他们已经快一周没有任何联络了。她觉得,也许就这样分手了,或者,这只是一场耗费时间的冷战。

“说啊,怎么样啊?哑巴了?”她妈不依不饶。

“哎呀烦死了,可能分了!”

“什么叫可能分了?一开始不是挺好吗?你又闹什么臭脾气了?”

“没有。”

“不是我说你,我是你妈我还不知道你,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那个德行,就你这样谁能跟你好?我看人家小伙子不错,有房有车的,对你也挺好不就行了吗?你又犯什么病?30岁了,能找到这样的就不错了,还想干什么!”

“有完没完?你是我妈吗?为什么每次都是我的错?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凭什么每次都说我?”几天来压抑的难过和愤怒瞬间爆发,顾希大哭起来,她妈也吓了一跳,又开始安慰女儿。

“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行吗?”

“好吧,别哭了孩子,是妈妈不对,妈妈不该说那样的话,别怄气了,你也该长大了,和人家好好说说,别任性,记得吃排骨啊。”看着哭泣的女儿,顾希她妈叹了一口气,离开了她的公寓。

母亲走后顾希开始更大声地哭,要把一切的委屈和难过都发泄出来。她恨自己,也恨他,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别的女人都可以撒娇撒泼,自己连甩个小脸子的权力都没有,他真的爱自己吗?他明明曾那样追逐过自己,每天发那些微信,那么用心,为什么突然一切都变了。

不,不能坐以待毙,就算是分手,也不能这么不明不白。顾希拨通了他的电话,她本想冷静地问问清楚,可电话已接通,她对着手机大声喊:“为什么,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对面是冷静到刺骨的声音。

“为什么不理我了,不找我了?”

“是你先走的啊。”

“我只是生气。”

“我就不可以生气吗?”

“你为什么生气,你有什么值得生气的?”

“你走的时候摔门,下了楼还踹了我的车,我不该生气吗?”

“真小气,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我没有你不行是不是?”

“你又以为你是谁?”

“你是要跟我分手吗?”

“你说呢?”

“靠!又是这一句,你是不是觉得你很帅,很有钱,很个性,我很爱你。”

他笑了,“是啊,你没有很爱我,我知道。你以为我就很爱你吗?你以为你就是万里挑一吗?你以为我对你就很满意吗?你以为你是我的唯一吗?你以为我会像一个奴仆一样跪在你的脚下看你的脸色吗?你觉得一个女孩子说‘靠’很拽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已经忍你很久了,我不喜欢说脏话的女孩,不喜欢皮肤黑的女孩,不喜欢你的腿上有那么多的毛!”

顾希突然不哭了,不喊了,脑袋像被扔进了冰桶一样冻住了,那边已经挂掉了电话。她一头栽倒在床上,再也没有起来。夜渐渐来了,她就保持着那个姿势倒在床上,双眼木然地睁着,眼泪一行一行往下流。

7

“喂,是顾希吗?我是珊珊啊。”

这个电话来得蹊跷,一般来说,介绍人只负责介绍,顶多在两个人见面之后问问彼此的感觉如何,这都几个月过去了,顾希她妈的老同学的女儿怎么突然打电话来了呢?顾希强打着精神说了一声“你好。”

珊珊很快解释了打这个电话的动机,“你妈给我打电话了,说你们分手了,我给他打电话狠狠地骂了他一顿。顾希啊,你可千万别上火啊,他太不靠谱了。我也是没想到,我们以前一起吃过好几次饭,我觉得他挺稳当的啊,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没事,没事了。”

“我跟你说,你可千万别把他当回事,就把他当个屁放了。我也是女人,肯定站在女人这一边。你说现在还有不说脏话的女孩吗?偶尔说几句脏话怎么了,皮肤黑又怎么了,我也有腿毛啊,谁没有啊,蛇才没有呢,让他与蛇共舞吧。”

“等等,他,都跟你说了什么?”

“他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肯定都是在给自己说好话,我没惯他毛病,给他骂了,还说你轻浮,主动勾引他,这怎么可能,他占了便宜还卖乖,这种渣男我必须和他绝交。顾希,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就当他是个屁,他还不如屁。顾希,顾希?你在听吗?喂?哎?怎么挂了啊?”

……

第一次见面时,他眉飞色舞跟自己说着往墙上泼粪时的表情突然浮现在眼前,顾希捂着嘴跑到厕所,哇地一口吐了出来,吐得连眼泪都出来了。

她擦了擦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手挥起来停在半空,她哭了,她下不去手。

她想冲到他面前把他的嘴用针缝上,再倒上胶水,然而她不能,她能做的只是擦干眼泪,回到房间,拿起手机,把他和珊珊全部拉黑了。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右腿上的白点是白癜风